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白貓子 | 19th Nov 2009 | 隨心寫寫

冬夢

 

在冬夜裏, 寒冷的空氣除了有催眠作用外,似乎也起了催情作用,它可讓愛侶更為相擁,也令人思念的情緒更深......

白貓子 在這濃冬的兩晚都做夢,且醒後對夢境仍依稀有印象。

第一晚, 是夢見 白貓子 的母親,或許是母親最近身體抱恙的原故,而 白貓子 現在又不是與相親同住,即使會不時見面,但始終不在身邊,心裏仍不禁掛心。(白貓子 的手機是無時無刻開啓著的,以便家人有急事時可聯絡到 白貓子)

 

夢裏, 白貓子 彷彿回到了童年時父母親在家吵架

情境......家父是個事事認真且脾氣大的人, 不時因生活壓迫而情緒不穩, 家母和我們幾個子女便成了他的出氣袋,特別是母親所承受的苦就更大, 每每看到母親哭得聲嘶力竭,我們一衆子女便忍不住哭作一團。

 

但由於父親的"火爆"情度異於常人, 即使他經常無理取鬧,我們也只得噁忍。在前晚的夢裏, 白貓子 就是終於鼓起了勇氣, 理直氣壯地替母親抱不平, 對父親"駁嘴"了, 但跟父親理論之際,白貓子 卻激動得哭了起來, 醒來時赫然發現臉頰上竟已有兩道淚痕.......

 

緣份由天注,其實父母親當年的邂逅是頗為有趣的。據他們說, 年青時母親的樣子很是標緻,在她工作的製衣廠內有不少拜倒她石榴裙下的男士,而父親當時剛好是個從內地到港的年青伙子,由於在港他只有一個倚賴他照顧、年事已高的曾祖母,此外便無親無故了, 且他又不懂廣東話, 便只好靠做苦力餬口,但事實上,他於來港前,在鄉下的鄉鎮上,是讀書名列前茅的學生。

其實,他們理應不曾遇上.......但後來父親搬往了母親的居所附近, 而他們附近剛好有一獨居長者無人照顧,白貓子 的父母親當時竟不約而同地替這位長者到公衆水喉房打水,但由於他們替長者打水的時間不同, 最初的半年他們一直沒有遇上,但某天卻陰差陽錯下終於碰上了。

 

他們當時並無法以言語溝通(因父親未懂廣東話),父親便拿竹枝在沙地上寫字表達。母親憶說由於父親寫得一手好字(家父的書法真的很棒,到現在也不時有團體邀他去寫字),母親自己所受的教育程度雖不高,卻一直欣賞讀書人,她便不禁對父親青睞,而父親當時更是被母親的善良和美貌迷住,他倆很快便走在一起,不久便結婚生兒育女,組織了我們這個家庭。

惜他們的人生旅途甚是坎坷, 白貓子 在這裏暫且不多提, 待日後有機會再說。但說起家母, 最值得一提的是她樂天開朗的個性, 她從小便愛笑,即使她從極窮困的家境成長,以致婚後仍是經濟拮据的境況,她仍時常不忘幽默,總喜歡把握每個機會逗其他人歡笑,她會做出各種灰諧的動作或說笑話, 只要看到其他人發笑她就樂極了,在 白貓子 眼中,她簡直活像女版的 "查理卓別靈"。

 

另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家母好學不倦的精神,她常說因她兒時家境不好,為了養活家人而無法上學,現在有機會,她一定要好好珍惜學習的機會。退休後,她學習了古箏、太極、烹飪、絲印、編織、手工藝創作、甚至英文、電腦等等, 母親常說雖然她學東西的能力慢,又沒有基礎,但她勝在夠用心。白貓子 尤記得去年在父母家中教她電腦的情境,與大家分享兩張當時 白貓子 用手機偷拍的相片:

PicturePicture

母親視力不好,且不懂打字,只好"一指走天涯"地在键盤上慢慢摸索

 

冬風的蕭瑟倍惹人多愁善感, 白貓子 甚是擔心家母的健康,因她近日發現生了一粒疑似瘤的東西,月底會有化驗報告的結果......

 

至於 白貓子 第二晚所作的夢,請待續......

 

後話: 白貓子 特別希望在這裏跟網友 阿"嬋" 說:阿"嬋" 跟 白貓子 的家母同樣是好媽媽, 你們如何好, 我們子女是看在眼中的, 單看我們子女今天怎孝順你倆便可見一二吧! emotion

 

 

 

 

 

 

 

 

 


[1]

父母也經常行善積德, 白貓子的善心若非幼受庭訓, 耳濡目染, 便是遺傳自雙親善良的因子了; 善有善報, 願伯母的化驗報告結果可讓你們安心!
我對書法也甚感興趣, 世伯既有一手好書法, 可否請白貓子問准世伯後拍照上傳至此, 讓我們一同欣賞欣賞呢?


[引用] | 作者 shek | 19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 shek 對 白貓子 父母親的讚賞!其實每個子女性格上的好與壞,均隱藏著父母的影子, 白貓子 興幸父母自小便把"善的根"種到了 白貓子 的心上,他們的身教讓 白貓子 明白到博愛在社會的意義和存在的價值.

這多年來 白貓子 一家人縱經歴過不少風風雨雨,當中有笑有淚,但 白貓子 對父母的愛始終如一. emotion

原來 shek 也喜歡書法,好!白貓子 下次見到家父時, 便問問他老人家是否願意讓 白貓子 把他的作品放到網誌上. 那麼, shek 平日也有寫書法的習慣嗎?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0th Nov 2009

[2]

你媽媽都幾得意架喎,咁鐘意學嘢~白貓子你咁錫你媽媽佢一定無事嘅,你唔好擔心咁多等報告啦!


[引用] | 作者 Genki | 20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多謝 Genki 的鼓勵和安慰!但願如 Genki 所說,家母會平安無事.一向開朗的她近日也變得憂心了不少,白貓子 希望無論報告怎樣,她能平靜面對,而我們一家人會一直支持她.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0th Nov 2009

[3] Re: 白貓子
白貓子 :
謝謝 shek 對 白貓子 父母親的讚賞!其實每個子女性格上的好與壞,均隱藏著父母的影子, 白貓子 興幸父母自小便把"善的根"種到了 白貓子 的心上,他們的身教讓 白貓子 明白到博愛在社會的意義和存在的價值.
這多年來 白貓子 一家人縱經歴過不少風風雨雨,當中有笑有淚,但 白貓子 對父母的愛始終如一.
原來 shek 也喜歡書法,好!白貓子 下次見到家父時, 便問問他老人家是否願意讓 白貓子...

身教重於言教, 父母的言行往往成為子女學習的藍本, 白貓子推己及人的善心及博愛精神正正是父母身教的結果, 願夜貓子的善行在此也能成為網友們的楷模, 善及眾生!
在學時期的某年暑假, 曾臨摹柳公權的玄秘塔碑帖, 卻因性怠惰, 無以為繼, 結果荒廢多年, 說來慚愧, 然對我國書法藝術仍抱欣賞的渴求, 故才對卿有此不情之請, 祈諒!


[引用] | 作者 shek | 20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真湊巧!白貓子 於中小學時習書法也是選柳體,但後來亦是荒廢多年,不過跟 shek 一樣,白貓子 對書法藝術欣賞和追求的心仍在,近兩年 白貓子 偶然也會在閒時執筆練練基本功,不過現在並不是刻意跟柳體了,而是藉隨意書寫的過程來怡情養性,以及平靜一下心境.

shek 的"不情之請"其實一點也不過份,換了是 白貓子 也會有這樣的渴求,只是家父並不是什麼有名的書法家,他也從來沒有拜過什麼名師,甚至可說他並沒有正規地研習過書法,只是他似乎天生對毛筆字有些天份,故發展了自己獨有的風格,嚴格來說,他的字體跟傳統大師級的相比是大相徑庭,但在 白貓子 眼裏,他的字是別樹一格,或許是"情人眼裏出西施"吧,若日後有機會把家父的作品張貼出來,希望不會令 shek 見笑和失望吧!

此外, shek 實在太誇獎 白貓子 了, 白貓子 並沒有什麼資格作楷模呢,因一衆網友的善心比 白貓子 有過之而無不及啊!單看衆網友包括 shek 在內,常不斷循循善诱、安慰和鼓勵 白貓子 便已可見一二,加上在不少網友的網誌上每每流露出善與美,白貓子 實在慶幸能與大家一起廣結善緣呢!emotion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1st Nov 2009

[4] Re: 白貓子

臨摹名家書法,努力日夜苦練,尚可能模仿得維妙維肖,然把書法寫出個性卻並不容易,鄭板橋的六分半書法以畫入書,不也是滿有風格,卓然成家嗎?還贏得世人雅俗共賞,所以我很期待可以欣賞世伯那別樹一格的書法!


[引用] | 作者 shek | 22nd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嘻,shek 說起了鄭板橋,白貓子 有一糊塗事"靜雞雞" 與 shek 分享,就是小時的 白貓子 把鄭板橋的"難得糊塗"中的"難"字看作了"雞"字,且當時學校中文老師曾教我們中文字橫寫時要由左至右, 故 白貓子 當時便把"難得糊塗"四個字讀成"塗糊得雞"!emotion

呵呵!既然 shek "苦苦哀求"emotion, 白貓子 便盡力而為,但決定權仍在家父手上啊!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2nd Nov 2009

[5]

貓子雙親相遇相愛慕的故事很戲劇性,我腦裏登時出現胡風,林鳳的粵語長片....

面對生活壓力確需要 EQ ,可惜上一代沒有這方面的情緒輔導,幫助正向渲泄。

擔憂是少不免,看伯母能經常保持心境開朗定能逢兇化吉,對於生老病死我們都續次在學習面對,子女能做也只是感念和關懷罷!

咦! 中學時我也是臨柳公權玄秘塔的,喜愛他字體的剛勁。


[引用] | 作者 樸老 | 22nd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呵呵,樸老 現在索性叫 白貓子 做"貓子"了,顏色省略了,蠻有親切感呢!

貓子 父母的邂逅讓 樸老 想起了粵語長片劇情,這說法令 貓子 想起了曾有一位朋友說她的父母當年是跳"阿高高"的"飛仔飛女". emotion

從前的年代只顧"揾食",根本沒機會學習EQ訓練,貓子 也一直覺得若家父當年有機會接受心理輔導,可能 貓子 的家庭狀況可以很不一樣. 

嘻. 跟 樸老 相似, 貓子 當日也是喜歡柳體靈秀中帶勁的字體, 不過長大後又較喜歡王羲之的字體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3rd Nov 2009

[6] Re: 白貓子
白貓子 :
嘻,shek 說起了鄭板橋,白貓子 有一糊塗事"靜雞雞" 與 shek 分享,就是小時的 白貓子 把鄭板橋的"難得糊塗"中的"難"字看作了"雞"字,且當時學校中文老師曾教我們中文字橫寫時要由左至右, 故 白貓子 當時便把"難得糊塗"四個字讀成"塗糊得雞"!

中國傳統書冊是右排直寫, 從左向右揭(台灣出版的書籍也沿用此制), 與西方書籍右向左揭相反, 五四運動以後才跟隨西方排版模式, 故中國橫匾傳統上也是從右向左寫的, 你的中文老師只是跟隨現代的模式, 卻忽略了對傳統格式的說明, 致卿有此誤會!
歐貌蘇眉, 顏筋柳骨, 各家書法各擅勝長, 多所臨摹學習於己有益; 柳體骨勁有力, 多為初學者喜愛!
那"難"字確像"雞"字, 字頭上的部份不像雞冠嗎? 是板橋以畫入書的效果, 也是他一時興之所至, 故作糊塗, 故弄玄虛給世人開的玩笑, 難怪貓子錯認!


[引用] | 作者 shek | 23rd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有關中文橫寫的閱讀方法原來應是這樣,謝謝 shek 的賜教!emotion

很多時走在街上, 看到頭頂上的招牌,一些是由右至左看,一些則相反, 白貓子 總被弄得無所適從 emotion

那麽, 今天仍有不少中文教科書和中文小說在横向排版時,同樣把中文字安排由左至右閱讀, 這也是犯了昔日 白貓子 中文老師的錯誤吧!

看來 shek 對書法真的很有研究啊, 除了鄭板橋, shek 還有沒有其他特別欣賞的書法家呢?在當代的書法家中,shek 較喜歡誰的風挌呢?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4th Nov 2009

[7] Re: 白貓子
白貓子 :
那麽, 今天仍有不少中文教科書和中文小說在横向排版時,同樣把中文字安排由左至右閱讀, 這也是犯了昔日 白貓子 中文老師的錯誤吧!
除了鄭板橋, shek 還有沒有其他特別欣賞的書法家呢?在當代的書...

台灣與香港出版的書籍在排版上多由左向右揭(當然也有例外), 內容多是從右向左直閱, 中國大陸出版的書籍則剛相反, 排版右向左揭, 內容從左向右橫閱; 似乎現代的排版方式若由左向右揭的必為內容右向左直閱, 右向左揭者必為內容左向右橫閱, 故把中文字安排由左至右閱讀並非錯誤, 只是現代排版如此而已!
至如橫幅匾額, 現代多由左向右書寫, 右向左書寫的較少, 故老師有責任向學生說明中國橫匾右向左書寫的傳統, 讓學生瞭解中國傳統右向左書寫的次序(直書亦然), 也可作為通識教育的材料/題材!
歐貌蘇眉, 顏筋柳骨, 各具特色, 各擅勝長, 皆為我愛, 唐之馮承素及元之趙孟頫也為我所喜歡, 當然少不了書聖二王, 數年前便買了一本馮承素臨《蘭亭集序》之神龍本!


[引用] | 作者 shek | 24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再次謝謝 shek 的賜教!emotion

通過 shek 的解說, 白貓子 猶如上了一課通識課, 這個 “右至左”的問題, 正正反映了現代教育對學生在傳統文化上的指導不足, 也反映了 白貓子 學識上的淺窄, 白貓子 竟完全沒有考慮過揭書方向與文字排版方向的關係, 這次真的當頭棒喝了 emotion, 再次謝謝 shek 的啓發呢!

對呀,不同書法家也有其獨到之處,白貓子 較年青時也只懂對一兩位大師情有獨鐘,人漸長.才開始懂得開闊心靈去細味不同書畫家的作品.

王羲之這"天下第一行書" 白貓子 也極為欣賞,原來 shek 收藏了 馮承素臨《蘭亭集序》之神龍本,不知 shek 是在內地還是在香港買的?白貓子 一直好奇為何神龍本上有一處被墨汁大片塗改之處,就是在"亦猶今之視昔"與"悲夫故列敘時人" 之間? 為什麽馮承素當時不重抄一遍再流傳後世?(白貓子 只是好奇而已)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5th Nov 2009

[8]

伯母一定平安健康的,不要太擔心!
父母的身教言教是極重要的,對子女的成長有極大的影響!


[引用] | 作者 maytang | 24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 maytang 的安慰和鼓勵!emotion

父母對子女的影响是一生一世,當父母的擔子可真不少呢!我們當子女的,也應多體諒,原諒父母做得不足的地方, 彼此共同成長.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5th Nov 2009

[9] Re: 白貓子

我所購的是一本薄薄的小書, 由香港商務印書館出版, 價錢港幣四十元還不到呢! 卿對書法頗有研究, 我卻班門弄斧, 愧甚!
從丁香網誌處得知(http://lilac120.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532901), 王羲之初書蘭亭敘於蘭亭會酒醉中, 醉意過後, 重寫也終究難得初寫神韻!
神龍本塗改之處我也曾注意到, 相信馮承素初臨摹時改之, 且其他塗修處也不少; 蘭亭敘為行楷, 筆劃連貫者多, 推測馮承素初臨摹時一氣呵成, 後重摹卻難得其韻, 始終不甚滿意, 唯選初摹本, 情況與王羲之相若!


[引用] | 作者 shek | 25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白貓子 也只是略知一二,實在不敢班門弄斧呢!shek 的推測甚是,有時書法一氣呵成,即使重寫萬遍也未必能得一時的神韻.白貓子 有個大膽的假想,會否王羲之的原稿其實已有此塗改(因他當時只是隨意執筆),馮承素只是毫無更改地把原稿盡錄,以得其韻.(白貓子 只是天馬行空地瞎猜,畢竟若無法得原稿比較,一切也是個有趣的謎啊 emotion)

shek 在 丁香 蘭亭序(雲談風輕)所寫的詩實在是好詩 emotion!  在詩人方面,不知 shek 特別欣賞的又有哪幾位?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6th Nov 2009

[10]

QQ

                                                                                                                                                                                                                                                                                                                                                                                                                                                                                                                                                                                                                                                                                                                                                                                                                                                .....


[引用] | 作者 falsh | 25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11] Re: 白貓子
白貓子 :
白貓子 也只是略知一二,實在不敢班門弄斧呢!shek 的推測甚是,有時書法一氣呵成,即使重寫萬遍也未必能得一時的神韻.白貓子 有個大膽的假想,會否王羲之的原稿其實已有此塗改(因他當時只是隨意執筆),馮承素只是毫無更改地把原稿盡錄,以得其韻.(白貓子 只是天馬行空地瞎猜,畢竟若無法得原稿比較,一切也是個有趣的謎啊 )
shek 在 丁香 蘭亭序(雲談風輕)所寫的詩實在是好詩 !  在詩人...

律韻皆出, 豈是好詩? 胡亂塗鴉, 還望各位見諒包涵!
詩詞於我仍在學習階段, 欣賞前人作品為學習的台楷, 喜歡所有詩/詞人那份善感的心思; 論詩首推太白的豪放與渾然天成, 論詞尤喜東坡的曠達坦蕩與稼軒的豪情壯懷, 也愛易安的婉約與醉翁的真摯!
卿對神龍本塗改原委的猜想也不無道理, 臨摹一副作品, 當尊重原作, 為求神韻逼真, 塗修處也依足為之, 極有可能, 可惜佑軍真跡原稿已隨唐太宗入土, 比對無從!


[引用] | 作者 shek | 26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shek 實在太謙虛了,還望 shek 有詩興時,多寫一些作品與我們一衆網友分享!
白貓子 的文學底不強,有時未能盡享古人的詩詞,對於 shek 在文學上的功力,白貓子 是十分羨慕的.記得在中學時接觸到李清照的"聲聲慢",很被吸引,加上她是女詩人,更倍添親切感呢!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6th Nov 2009

[12]

我是從丁香那裡來的。首次留言,因為好佩服令堂幽默,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

希望令堂可以身體安康!

你也不要太擔心了!

JJ
[引用] | 作者 JJ | 26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歡迎 JJ 的到訪!emotion

也謝謝 JJ 的留言和安慰!有空 白貓子 會到 JJ 那邊拜訪.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6th Nov 2009

[13]

謝謝妳!白貓子~~~讓阿"嬋"用力抱一抱!
看了此文,淚水不禁在眼眶內打滾!
阿"嬋"也是因為欣賞讀書人,才會跟大爺走在一起的。大爺他只得一人在港,缺乏親人的支援,長期的屈屈不得志,才會造成性格上的缺憾的。
可惜的是,女兒們跟他的鴻溝總是沒法修補!

Hipposisi
[引用] | 作者 Hipposisi | 28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阿"嬋", 謝謝你的抱抱!
每個有脾氣、終日抱怨而不快樂的人,背後總有一段淒酸的故事,其實他們自己也很可憐,像是總感到得不到別人的諒解.相信只有當他們感受到真正被重視和愛的時候,他們的心才能被融化. 阿"嬋",請多給點耐性,等待一下,"大爺"和你女兒們的感情一定會有轉機!只要心存愛,凡事有可能!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白貓子 | 28th Nov 2009

[14] Manuel Fan

Mirror aim buy testosterone enanthate post street. Crust named buy testosterone enanthate 300 Gus red. Jelly lent steroids headache crime hood? Planned asleep steroids direct sag grip. Taste.